標籤彙整: 認知科學

必敗的人生:過程論、結果論與人生意義

前言與導讀 – 到底是過程重要還是結果重要

我們都說,時間會治療一切;
卻殊不知,時間也侵蝕一切。

總是會毀壞的,物質,斷裂與腐壞;
總是會逝去的,青春,悲歡與離合;
總是會遺忘的,記憶,消磨與失序。

一場必敗的努力,是否留下一段無悔?

         結果論者的立場認為結果是最重要的,我們可以根據結果的收益最大化做決策;過程論者認為結果並非重點,而在於過程內的學習與成長的收益。這兩種立場的差異導致了不同人生意義解讀,但不會改變任何事實。

        本篇共約五千字,內容並無任何不實,但因此非常悲觀,破壞了人生的意義與徹底解構不同立場的必敗性,最後提出的解決之道是我們現用的辦法,除了製造情緒與理解本質外沒有任何實質功用。

大綱

  • 前言與導讀 – 到底是過程重要還是結果重要 
  • 過程論 
  • 結果論 
  • 結果論的必敗 – 以期望值決策註定要失敗 
  • 過程論的必敗 – 決策困境與無意義的過程 
  • 一場必敗的人生 – 不純粹的立場仍是失敗的妥協 
  • 最後的辦法 – 一個意義最大化的選擇 
  • 結語 – 演化機制怎麼說

過程論

        我們做了任何一件事情,假如他沒有好的結果,過程論者會宣稱:心理世界的收益大於物理世界的收益,例如花了大量心力後考試考差了,物理世界上我們的投資時間遠遠不足得到的成績收穫,但心理世界的知識性成長、自我檢討的思考過程,甚至失敗所產生的挫折歷練,都可能是正向的,過程論者認為這些心理世界的收益大於物理世界,因此宣稱過程是比結果重要的。

        然而,過程論者的心理世界的收益是無法客觀衡量的,換句話說,我說我超爽,沒有人可以保證我其實沒那麼爽;我說我非常難過,其他人再怎麼能體會情境,也無法確定我難過的準確程度。因此,過程論對應到的是注重心理世界的價值評估,結果論則是對應到注重物理世界的價值計算。

結果論

        結果論者會因為考試考差後認為努力白費了,儘管其確實是學到了知識,但這並沒有影響到結果。結果論者宣稱過程是無謂的,因為凡事都會有結果,到結果再計算其價值才是正確的計算方式,一件事之中的過程成長在這件事內可能是沒有意義的,但學習所得可能在另一件事發揮效用,因此產生結果。舉例來說,本次小考考差了,結果論者可以宣稱留下的知識會在期末考被利用,因此說努力並沒有白費。

        但結果論最大的問題是,我們要如何衡量一件事情的開始與結束,並不是所有事件都有明確的起始點,甚至是重疊、永不結束的。而看待事物的尺度變成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如果我們只看一張考卷,那麼成績或許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結果;但若我們看學期成績,一張考卷便只是個會影響結果的過程;看到人生,一個學期成績也只不過是一個小過程;跳脫個體看到整個人類族群,一個人的一生也只是族群演化下微不足道的一小步;再看到整個世界,所有事物都只是一個未知結果的過程。那麼我們到底該怎麼看?可以因為演化單位是基因,就以此為尺度嗎?還是因為意識是以個體為單位,而以此為尺度?

結果論的必敗 – 以期望值決策註定要失敗

        就算我們可以在人生中的所有決策做出期望值最大的選擇,人依然會死,而這樣完全不利的結果,造成活著本身就是負期望值的事件。換句話說,在任何時刻的最佳決策,變成是消極態度的不做決策(不花費任何成本),或是乾脆去死。(去死是活著沒有意義的強烈說法,事實上要做的應該是不花任何代價的死亡而不是費力自殺)

        追求結果的人生等同於追求失敗,這變成是無可避免的。那麼究竟該如何解決這件事?我們只能假裝人生追求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經過這樣的變換,人生變得有意義,過程中的成長、喜怒哀樂、心流及高峰經驗變得可貴,儘管仍然會死,但人便可以因此活的自在、因此能活的有理由。

        為什麼非要做出這個轉換不可?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問題本身:我們非這麼做不可。否則根據推論過程,我們根本不該活。就算一個人宣稱其相信,但他若沒有根據結論從事行為(消極死亡),他本質上仍是不相信的。因此,結果論者整徹底失敗了,因為他們不會因此而死,過程論者得到了意義上的肯定,無論是出於無奈、妥協或本意,我們都只能成為過程論者。

過程論的必敗 – 決策困境與無意義的過程

        因為當結果論者註定要是失敗的,我們不願為之,但過程論也不盡完美,一個徹底的過程論者,會落入一事無成的處境。當我們不追求任何實質上的結果時,或許會有意外的結果收穫,但卻比不上成本的損失。舉例來說,當一個徹底的過程論者讀書時,他會學習到大量的知識並得到滿足感,但他卻完全不應該去考期末考(假設期末考不發考卷,他無法檢討),因為期末考是無法得到心理世界的收益的,這個行為對於過程論者來說是毫無意義的(為何要有結果呢?我已經得到知識啦)。因此,過程論者在許多事物上也是註定要失敗的。

        現實世界中,過程是否真的有意義?結果受過程影響,過程與結果是因果關係,我們評價結果時,便包含進了過程,因此根本毋需再另外評價過程,一個造成失敗結果的過程也是同樣失敗的;一個造就成功的過程,肯定是成功的。很容易得到過程在現實世界沒有意義的結論。

一場必敗的人生 – 不純粹的立場仍是失敗的妥協 

        既然結果論者會因為人生的結束、過程論者會因為決策的缺陷而必敗。難道我們選擇當個不純粹的結果與過程論者就解決了嗎?通常,我們每個人是部分的結果論者與部分的過程論者,我們都在意一些事物的結果,也在乎其過程,或許對於不同事物其分配的比例不盡相同,但沒有對任何事物持有純粹的立場。

        這樣調整過後的信念難道我們解決了必敗的結果?並沒有,我們調整了自己的立場,相當於兩隻腳各站在一個不穩固的基礎上,這時無論我們從哪個角度切入,我們仍然是必敗的。若是各一半的立場,我們看似可以宣稱追求人生的結果並稍微在意之,並且同時也看重人生的過程。但這時問題變成,就算只稍微在意人生的結果,仍會得到一個結果必敗的結論,這些人會轉而宣稱:過程也很重要,所以結果就算必敗仍要豐富其過程,這時我們的決策變成必須追求過程價值的最大化,這時便回到了過程論者的必敗:事實上過程在現實世界根本沒有意義、從事有結果的行為根本沒有價值。

最後的辦法 – 一個意義最大化的選擇 

        有結果的行為在大尺度下的過程論觀點下,行為有了價值,且被視為是過程的價值,但任意決定我們的尺度是沒有意義的,這相當於是選擇一個「能得到最大意義的尺度來解釋人生」,這時我們所在做的,並不是決策或活著,而純粹是在選擇一個解釋。

        事實上,人生確實就是個賦予意義的人生,我們的所作所為,無論其意義價值多大,都是無謂的。因此我們唯一的辦法便是自行賦予其意義,當此事件在物理世界中的價值較大,我們就特別看重物理世界,如經濟收入:我們宣稱心靈疲憊與空虛換來的金錢是划算的;當一件事在心理世界收益較大時,我們便看重心理世界,如考差了的考卷:我們宣稱得到的知識才是重點,忽略實質上的低收益。我們為避免認知失調,在不同情境下給予不同立場不同程度上的分配,在百分之百的過程論到百分之百的結果論內嘗試找一個最令自己滿意的解釋觀點。當我們發現怎麼分配都是沒有意義的負價值時,就換個尺度來看待事物,例如人生:人生必死,因此必敗,所以我們將尺度轉換到整個人類族群,宣稱自己在努力對族群有貢獻,死了後可以留下一些價值。調整尺度幾乎解決了所有人生問題,這是一個解決的辦法,也是一個活著的理由,但根本上,我們仍是徒勞無功的。

結語 – 演化機制怎麼說

        我們活著這件事的本質不需要意義,人類更不是演化機制下的一個渺小貢獻,純粹是自然現象。問題發生在我們產生了意識,因此思考自身的價值與意義,但又很難看清整件事,卻仍必須活著(不想活著的意識體會徹底被演化機制排除,演化之下根本不會有這種結果),因此我們會賦予各式各樣的意義來讓自己活著,或換句話說,若我們不這麼做,便只有一種下場:死亡並被演化機制淘汰。

        演化沒有過程與結果上的區分,因此我們也找不到一個好的尺度看待整個世界,但因為意識體是以個體為單位,我們許多時候可以擴大尺度到個體之上的族群並賦予其意義,這幾乎可以解決所有問題:我們假裝為了大家更好,因此活著。

        但事實上,無論怎麼看,都是沒有意義的,無論我們追求結果或過程、無論如何分配立場的比例,無論以什麼尺度觀察,演化機制徹底凌駕在我們之上,我們只能用賦予意義在演化機制下存在。

後記與感謝

        本篇前言的詩是在本篇論點出現後感慨而作的悲傷結晶。
        感謝許多曾與我討論到底過程重要還是結果重要的同學:陳孟凱、楊承昕、曾子恩、顧有方、吳信疆、陳奕凱、林曉鳶、空心菜,如有遺漏,煩請告知。

延伸閱讀 

        到底是過程重要還是結果重要(20130101,當時我幾近純粹結果論者,但在評估時忽略了感情收益,給了同學看後得到回應,一併附上)

        這來自於2013跨年完時,一群年輕人們提議騎腳踏車去宜蘭東北角看第一道曙光,我立馬否定,提出一個理由可能騎到一半就日出了根本看不到,馬上有人說那又怎樣,過程比較重要啊。
        從線上遊戲說起好了,雖然我們打怪時「幾乎」都是打死一隻怪才會得到經驗值和寶物。但我必須承認,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的經驗值是在過程中一點一滴累積的,當我們完成了一件事,得到的大多數是成就感,而我們時常追求的便是這道成就感。而為什麼會有過程比較重要的說法,根據我的推測,是因為我們從過程中學到大量的經驗,而這些經驗遠比成就感對未來有幫助,因此經歷過這些事情的人開始體會到經驗值重要多了,因此過程也比結果重要多了。
        理論上是這樣沒錯,但是我們沒考慮進情況的複雜性,當我們說要從台北騎腳踏車到宜蘭,我們已經可以預測中間的過程,勢必是會又累又冷又飢又渴,而倘若失敗,得不到成就感反而可能換來大量的空虛,你可能會說,那又怎樣,失敗個一次會怎樣,跨年有那麼多,每年都有第一道曙光啊。那我會說,一次失敗不怎麼樣,但你去迎接你知道失敗率很高的一個過程,這真的是明智的嗎?如果你的人生快進播放,你做了一堆期望值很低的事,那累積起來,你的人生不就是個價值很低的人生嗎。
        回過頭來,過程主要是獲得經驗,經驗對未來較有幫助,結果主要是獲得成就感,而成就感對當下和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會較有幫助。所以在決策的過程中, 我們理當考慮進到底需要的是什麼。舉例來說,也許有人不會騎腳踏車,那這段過程對他來說再怎麼樣都可以練習騎到腳踏車,這樣經驗是的確有用的。但如果我已經很會騎腳踏車、我也已經有能力認路走到任何我想到的地方,我認為在這當中學不到什麼,這樣的經驗對我來說就是幾乎沒有幫助,也就是說這過程其實對於我的意義是不大的。
        因此我認為結果「在這情況下」遠比過程重要。
        當然,我並不否定在其他情況下很有可能經驗比較重要。像是我就很支持打工一個月後馬上換工作,因為一個月是經驗值變化率成長到最高點時,而也可以拿到一個月的薪水,成就感自然不在話下。這種情況的確是過程比結果重要,因為是為了經驗。
        還有,雖然我認為在很多情況下都是結果比較重要,但我並不否定不顧一切、不想太多就去做的行為,也就是不分析利弊、不分析自己可以得到多少經驗多少成就感, 這叫做幼稚。而我完全不否定這樣的行為。畢竟很多時候我們無法預測過程中到底會不會得到經驗,如果發生了意外,很有可能因此得到更多經驗。這同時也是幼稚的重要性。
        最後,我想提出一個問題,沒有針對性,只是我馬上想到這樣的情況:如果你在高中三年校排永遠是第一,各樣成績表現十分優異,但你卻只考上了一個沒聽過的鳥大學,你在心裡會真心覺得自己是成功的嗎?可能在其它熟識的朋友看來,你是很強大家都不會否認,但你自己,如果這真的發生,你真的會覺得你成功嗎?
        最最後,一開始打lol時,赫然發現sup可以不打怪在旁邊就吸到經驗,這讓我震驚了非常之久。

        陳孟凱回復:宜蘭對我來說就只是給我們一個方向往前騎而已 有沒有看到曙光我不在意 早有預期去了也看不到東西 最後太陽升起騎到了哪裡就到哪裡 因為這不是一個人在做的事 路程中不可能就只是各騎各的 我想得到的就是在這途中跟身邊的人的交流相處 而且跟不同的人去也有不同的感覺 也許你會說那為什麼不從平常生活中得到這些就好 難得有個幾個人都有意願的事我覺得就是值得去做 中途折返了 空虛嗎? 一開始幾秒而已 騎回去的路程也同樣有互動 而且晚上騎車本來就有一定風險 回程並沒有什麼不好 除非眼中只有結果 身邊是誰做了什麼事都不在意 過程可能只是一塊空白 如果是這樣 不如就自己去就好 再說如果真的只是為了看曙光我就不會去了 就像如果只是看煙火我也不會去 本來鐘力洋有找我但我原本說要看書 如果只是看煙火我也看過好多年了 就是因為有他們這麼多人在我才決定要去 我想情形是類似的

—20140701
柯文哲2013Ted演講,裡面提到他所認為的人生意義。
於16:35:「人生只是一個過程,一個追求意義之過程。」

論理性與感性

問題與導讀

        人究竟是不是理性的,理性好嗎?是否該追求理性?感性是理性之下的產物?為什麼每個人的定義都不同,誰的才是較好的定義?崇尚理性的人哪裡不好?感性會出錯,那其價值何在?為何哲學家休謨(Hume)視情感為構成完整人類本性的一部份,且勝於理性?從演化上來看,我們竟是感性的動物?感性會出錯,理性有缺陷,那麼我應該如何是好?

前言

        這篇共五千多字,主要是因為定義問題非常的複雜,但一理解它,便主要解決了整個問題。而整篇的重點在於理性與感性的擴大定義所產生的問題,人應該追求純粹的理性或感性則在第二部分與心物世界做連結。若沒有大量時間閱讀,建議優先參考定義部分與心物世界,結論非常精簡,亦可先讀,有不理解之處再回到本文。如果只是我感謝有提到而你根本沒興趣的人,歡迎直接跳到後記與感謝接受之。

大綱

  • 粗略定義 
  • 意識
  • 演化
  • 定義
    • 理性的擴大定義
    • 感性的擴大定義
    • 定義問題
  • 心物世界
    • 略提心物世界
    • 追求純粹理性
    • 追求純粹感性
    • 不純粹的我們
  • 理性與感性的優劣
    • 理性與感性的獨特價值
    • 感性的錯誤
    • 理性的缺陷
  • 結論

粗略定義

        理性是邏輯判斷的能力;感性則是受情感驅使的驅力。當我們用邏輯判斷做出一個決策,我們便說那是理性決策;當我們受情感驅使做出行為,則是感性的決策;當兩者不分軒輊時,我們說是理性與感性在拉扯。這些定義非常不精確,並可能產生很多問題,而這些問題就是主要要釐清的目標。

意識

        理性的邏輯判斷勢必要在意識之下進行,但感性卻相反,感性受到情感驅力,可以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驅使人行動,換句話說,那是潛意識的決策,但我們仍可以意識到此趨力的存在。舉例來說,當愛一個人時,會有無意識產生的趨力誘使人做出赴湯蹈火的行為,但我們很容易意識到這個影響行為的趨力,並可以用理智、邏輯思考判斷這樣的行為是否恰當。

演化

        生物無意識的決策都是利益最大化的最佳選擇,或說做演化穩定策略ESS(evolutionary stable strategy),例如狼群選擇群體行動並非是為了團結心或歸屬感,更不是因為邏輯推理後發現這是最好的選擇,而是「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們通常承認這些行為模式是在他們的基因中被預設好的,他們沒有意識到行為的決策過程,而是受到天性驅使,並非理性或感性操控。

        面對沒有意識的動物,我們不會說他是感性或理性的,那是因為這時區分感性與理性沒有意義,一個純粹受本能驅使的動物並無感性與理性之分,這不代表以意識來區分理性與感性不恰當,而是在無意識的動物之下這兩個詞彙是不適用的。

        但當人或某些有意識的動物有能力理性思考時,理性便和感性有了區分。當一個人判斷他是否該離開部落單獨行動時,他可以以邏輯推理,思考離開與留下兩個決策的優劣,並計算期望值,最後得到一個最佳行為(真實的思考過程可能不會這麼複雜,但過程是類似的);或者,他也可以純粹因為歸屬感而留下,或因為受其他部落的異性吸引而離開。前者的判斷是理性決策,而後者是感性決策。

定義

理性的擴大定義

        然而,我們會發現理性決策的過程中,似乎可以考量感性層面的因素。換句話說,在計算期望值時,衡量得到的報酬時似乎容許計算感情上的收益,這時理性的計算似乎就涵蓋了感性層面。例如上例中,離開部落的決策除了離開的代價外,仍可以計算了離開所能獲得的「感情收益」,也就是抱得美人的情感報酬。

        這時我們通常認為人的「理性決策」並非「純粹的理性」。而這樣的由來是,許多時候我們會尋求最快、最有效率的決策過程,因為耗時或耗能過多的決策個體都會失去演化上的優勢,心理學上的兩個概念可以充分解釋這樣的簡化過程:簡則(heuristic)與基模(schema)。

        因此,感性變成了一種決策過程的簡化工具,感性的存在使我們可以更快速、有效率的在某些情況下做出判斷。而理解了感性的本質後,便會發現這其實與簡則是相同的,因此可以推論感性是一種簡則。舉例來說,一個判斷婚姻是不是划算的行為的人,他會在判斷過程遇到許多瓶頸,他很難推估婚姻的收益,無論他的最終判斷是什麼,他勢必都會比純粹因為愛情而接受婚姻的人花上更多的判斷時間與心力,這足以證明感性是縮短理性決策過程的一個工具。

        但這時若重新檢視理性的定義,便會發現定義上的不完整,為何邏輯判斷中可以計算進感性收益?若兩者獨立,理性判斷應該排除感性收益才對。換句話說,宣稱感性是理性下的簡則這種說法,是建立在「人是純粹理性」的前提之下,這種說法認為理性計算可以涵蓋感情上的收益與成本,且這是容許計算的,因此理性擴大定義的結果便涵蓋了感性。事實上,這便是有些人所接受的理性定義,因此他們較為崇尚理性,但以大眾的定義來說,理性這時的定義太廣,理所當然的包含進了感性,而我們不認為這是一個好定義,因為在這情況下感性與理性的區分變得沒有意義。

感性的擴大定義

        當我們回到動物性的本能,可以發現動物的一切行為都有其趨力,而這些趨力是無意識的,在人身上亦同,我們每天會多次感受到想進食、嗜睡的慾望,經驗感性趨力的同時,我們可以做出理性判斷來決定是否從事此行為。舉例來說,當我們想進食時,可以藉由理性思考增加體重的代價、金錢上的負擔與延後進食的成本。然而,這時的理性又與感性重疊了,從生活中常見的例子我們都可以發現,儘管我們再如何理性計算,都可能會涵蓋感性層面,且任何行為都可以說是受到感性的趨使。例如食慾驅使進食、求偶的慾望驅使打扮、增加擇偶條件或生存機率驅使念書,甚至,理性思考是由自我實現或無意識的制約所驅使的。這時,變成感性涵蓋了理性。

        同樣的,當我們這時重新檢視感性的定義,便會發現這是擴大感性的定義之下必然的結果,感性是無意識的驅力,這些驅力決定了我們的行動,而無論這些行動有無受到理性檢視,他都是受感性驅使的。我們仍然不會認為這是一個好定義,因為在這定義之下理性也顯得沒有什麼價值。

        事實上,根據感性的擴大定義,所有動物會變成都是感性的,但對無意識的動物來說,說他們是感性沒有意義。因為所有動物都是受本能驅使的,因此可以推論所有動物,包括人,都是感性的。同時,因為人是感性的,這很容易讓人得到這是為什麼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可以主動壓抑本能的驅力而顯得特別,因為理性是可以壓抑感性的唯一選擇,也就是人的特別之處,有別於其他動物,我們多出了理性的選擇。

定義問題

        那麼,到底什麼才是我們心中真正對感性與理性的定義呢?我認為,沒有人知道。我們可以先假定有一個真實的理性與感性的定義,而我們的定義接近他,但略有差別,一些稍微把理性擴大定義的人,他會很容易發現理性的價值,並稍微崇尚理性;一些稍微把感性擴大定義的人,他會感知到感性的驅力之無可避免,並稍微崇尚感性。

        而我們可以想像一條光譜,中間是理性與感性的標準定義,一端是純粹理性主義者,也就是理性的擴大定義的結果;另一端是純粹感性主義者,也就是感性的擴大定義的結果,而位在這整條光譜上的人數大致上成常態分布,因此純粹理性者同意純粹理性者的定義,但會與中間的一般人產生爭議。我們無法區分哪邊是好的、或應該修正到哪個位置。甚至,可能有些人同時處於兩個位置,在某些特定條件下他會在某些位置「浮現」。

        然而,我們可以肯定多數人不是位於純粹理性或純粹感性的位置,因為這時感性和理性之中會有一個定義變得狹隘而失去意義,這對一般人來說是少了一個溝通的詞彙,並沒有實質上的意義。因此,我們可以大致上說,一般人接受整個「感性理性概念光譜」上的「一段定義」,但他們不注重細節,或未曾去思考它,因此沒有發現之內的矛盾。當我們強迫一個人做出他的定義時,他可能會偏向某一邊,但會發現這好像與他平常的定義又有些不同,因此這最終會變成一個定義問題。

心物世界

略提心物世界

        在我們要判斷追求純粹的理性或感性之間,我要先對心物世界做個說明,而因為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概念,我會在另一篇文章中詳細介紹,因此這邊只大略提及。

        心物世界是物理世界與心理世界的總稱。心理世界意為我們所感知到的世界,這個世界是建構在我們的腦海中,藉由我們所接受到的訊息來建立,其中包含了知覺甚至幻覺,而後經由認知處理,建構出一個我們所理解的世界,這稱之為心理世界。

        而物理世界則是藉由物理定律所建構出的世界,他忠實、客觀的描述了世界的模樣,並且不會因為觀察者的不同而改變,物理世界不存在價值判斷,所有事件都是中性、無善惡之分的。我們通常認為物理世界就是真實世界,但這點仍有待討論,不過以下會建立在物理世界就是真實世界的前提下做討論,詳細情形請看「心物世界」一文。

追求純粹理性

        我們通常承認物理世界就是真實世界,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要追求的可以是物理世界的標準,或心理世界的滿足。

        而衡量物理世界的方法便是理性。舉例來說,若我們要做出一個經濟決策,我們必須做出利益最大化的考量,而非快樂最大化,儘管兩者決策都有其價值,但情感的最大化在現實世界是無法衡量的。為了追求可衡量的價值最大化,這時我們要以理性判斷來做決策,換句話說,這時我們可以拋棄一切感性價值,追求可衡量的價值的最大化。

        舉例來說,我們要追求經濟上的利益最大化時,便可以放棄計算做投資時的「不理性成本」,如不快樂,也要放棄從事非利益最大化的其他行為的報酬,如跑去遊玩的快樂,而這時經過理性計算的任何決策,都會符合物理世界的利益最大化。

        這樣的好處是,物理世界在每個人的認知中是極度接近的,當我們衡量的標準是相同時,絕不會產生標準不一的主觀性問題。並且這是許多人所追求的目標,在溝通上可以避免許多麻煩。例如當我們要衡量物理世界的成功時,我們可以換算所有資產,得到一個標準的數字,而沒有人會因為感知到的數字不同而產生不同的結論。然而問題是,容許別人計算不一定是絕對的好處,某些人不太在意他人的評價,而這時追求理性對他的好處變得很低;另外,當一個人所追求的標準是客觀、可計算的時,其他人可以輕易的得知他的行為模式,並可能有不良後果。

追求純粹感性

        若我們要追求心理世界的滿足,我們可以選擇如「快樂最大化」這樣的目標,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要做的便是從事「可以得到最多快樂」的行為。這時可以拋棄一切現實世界的所得,只顧追求自己認為可以得到快樂的事。

        然這樣的問題是,在其他人的心理世界中,與自己所建構的未必相同,因此會產生差異。例如我們在估算心理世界的成功時,可以推估一個人所經歷的成就感、滿足感與名譽,但這些在他人心中是無法有相同感知的。一個出家的僧侶可能有極高的滿足感,但我們無法得知那有多少,甚至連估算都有困難。

        同樣的,這也不是純粹的缺點,無法在他人的心理世界中有相同的估算並不意味著不好,不能被客觀計算不表示快樂沒有其價值,這同樣會因為每人所在意的權重比例而有差異。詳細的權重計算方式請參考人生說明書

不純粹的我們

        但一般情況下,我們追求的是心物世界的同時滿足,但每人其分配比例不同。舉某些極端的人為例,某些人單純追求功名利祿,因此受人質疑其心靈生活是否滿足,但可能這完全不在他個人的衡量標準內。而某些人單純追求心靈生活的滿足,例如每日靜坐修行、開心過日子,這也會受人質疑其物質生活是否能被滿足。

        因為一般人所追求的同時涵蓋了心物世界,這造就了一般人對理性與感性的追求是接近的,因此大多數人對感性與理性的定義也為在光譜的中段附近。所以我們通常都是不純粹的理性感性主義者,換句話說,我們通常都是由感性與理性交織而成。

理性與感性的優劣

理性與感性的獨特價值

        某些人會發現,成就感最大化看似也可以用理性來衡量,他們宣稱我們可以理性計算從事行為所得到的成就感多寡,並計算其報酬。但事實上,當我們在估算情緒感覺的多寡時,用的就是感性,這是絕對無法避免的。問題是我們要形容、描述做出一個決策時的理由,我們只能通常選擇用理性知識去形容他。例如當被問到為何要減肥時,我們可以列舉減肥的好處,這是因為理性較接近物理世界的緣故,而物理世界是與人溝通的絕對標準。

        然而,當我們被問到為何要喜歡一個人時,我們並不能列舉喜歡他的好處,因為喜歡是純粹的心理感受,就算列舉了喜歡的理由,也不是真實的表達心理世界,這是心物世界間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

感性的錯誤

        在理性的擴大定義中,感性可以被視為一種簡則,而就我們所知,簡則是有效率的判斷依據,然其最大的缺點便是會出錯。儘管感性究竟是不是一種簡則屬於定義問題,但感性有時會錯誤是不會受到否認的。最常見的例子是失戀後的人輕生自殺,我們的通常同意這是不理性、負期望值的行為;或是因為對即將倒閉的公司有著極深的情感而貸款營運,最終導致不必要的大額負債等案例,這些都說明了感性是極有可能出錯的。

理性的缺陷

        理性的判斷條件是非常完整的,但也因此導致執行判斷上的困難。在現實情況我們通常無法有效列舉所有收益、成本與可執行的選擇,甚至難以判斷後果或報酬,就算可以,當牽涉到心理世界的量化時,便只能進行估算,而這些估算是極為容易出錯的。舉例來說,當我們衡量該不該追一個人時,我們可以假想愛一個人的程度,並估算愛的程度是否可以抵消追的成本,在其差距很大時或許可以得到一個肯定的結論,但在差距不明顯時這樣的估算只會讓人陷入資訊不完整的「無止盡估算」的悲劇中。

結論

        「理性與感性」是個定義問題,而它的概念集合是一條光譜,所有人在這之上的立場近似常態分布。而應該追求純粹的理性或感性則成為心物世界間的鴻溝所產生的問題,物理世界對應到純粹理性,心理世界對應到純粹感性。但一般人處在光譜的中間,因此同時追求心物世界的滿足及不純粹的感性與理性。

        理性有其客觀性的優點,因此是可溝通的,同時是不易出錯、足夠完整的,但因此導致了效率不彰的缺點。感性有其決策效率高的優點,但相對的容易出錯且主觀不一致。

後記與感謝

        這篇想打非常久,但因為我一直以來崇尚理性,完全忽略了感性的價值,更沒有想到是定義問題,因此一直無法解決。在此特別感謝3月7日課堂上與我討論的同學:謝厚凡、沈柏郡、鄭澈,這是讓我論點完整建立的關鍵時期。另外有長期與我討論感性與理性的價值的人,在此一併感謝:F.C、T.C。同時感謝近期與我討論,引發我重新反思理性價值的人:顧有方、楊傑安。亦感謝連韻文教授 – 人類學習與認知課程中的討論主題:人腦與電腦何者較聰明?及《心與認知哲學》(彭孟堯,2011)內提到的涂林算機,誘發我產生感性是理性的簡則的想法。《自私的基因》(Dawkins,1995)提供我演化的觀點與ESS的概念。

        論點應該都是獨創的,但仍不排除與他人重複的概念。定義問題的概念我一直不知道如何表達,直到近期受哲學哲學雞蛋糕 – 心理利己主義所啟發。

延伸閱讀

  • 心理利己主義
  • 投票行為是不理性的嗎
  • 我在2014/03/06於ceiba討論區對於人腦vs.電腦的問題所作出的回應(當時我仍極端崇尚理性):
    •         首先我對於心物問題的立場是標準的唯物論及化約主義,但前提是科技的充分進展,在生物科技無法完全解釋腦神經科學時,我支持副現象論。
              根據我的立場,電腦絕對可以勝過人類,「絕對」。
              當然,這是非常困難的,人腦的演化是經過長時間的適應過程,電腦的計算能力就算有了heuristic或schema仍難完全模仿,但假若量子電腦一被發 明,所有問題就解決了,電腦不需模仿人類的思考過程,不會產生bias,可以精準的計算每一步的期望值和所有可能性,這時是絕對可以勝過人類的。
              在這之外的問題,所有棋譜在有超級電腦的情況下絕對是可以完全計算出來的,然而人不是電腦,他無法一一對照棋譜並尋求最佳解,所以人還是會有下棋的樂趣,但會變成一個「背譜」居多的遊戲。
              而一些許多人可能產生的問題或疑慮:
      1. 電腦無法理解人類情感:情感被廣義的理智包含在內。回應何文澤助教所提的問題,有情感並不會比較好。我們可以視情感為簡則的一種變形,因此會有錯誤決策的情形(隨便舉個例,失戀後去自殺)。
      2. 電腦無法解賽局:可以。我們都以為電腦是純理性的產物,而絕對無法產生人際間的信任,因此賽局會無法進入合作關係。事實上這是我們對賽局的常見錯誤觀念,現實世界的賽局非 單回合制的,電腦有許多策略可以選擇,而其中的最佳解:tit-for-tat strategy中就包含了合作關係,在此不贅述。
              再次強調我的立場:
              電腦「絕對」可以贏過人類,前提是電腦的演算能力要夠強。無論是下棋,或做任何決策。
              「沒有任何」能力是不可能被電腦取代的。前提是科技的進展足夠。
              但我並沒有否定人腦的價值,這是在自然界中非常有效率的運算模式,電腦的徹底演算法是最強的,但並不是最節省資源的。我加了這句話應該比較容易讓人同意以上論點。歡迎找我討論或辯論。
       

人生說明書 v2

人生說明書
人生Online Live
單一伺服器 現實世界版
全球7212617356人同時在線

導讀

        如果你買了一台微波爐,可能自己摸一摸、轉一轉開關就懂了,因此你覺得不需要說明書。但如果哪天你把金屬鍋子也放進去微波,造成了爆炸,這可能產生兩種結果:

  1. 你被炸死、燒死或是其他嚴重的後果。
  2. 逃過一劫。因此你才把說明書拿出來,發現它已經警告了容器不可使用金屬材質。

        這就是現在的情況,你或許以為你了解人生,因此不需要說明書;或許你目前為止沒有發生過什麼意外,因此也沒有試著去了解它,但這不代表你永遠都不需要。家電用品的說明書可能被你丟在櫃子深處,當你產生疑問時,有許多方法可以找到說明;然而當你未來對自己的人生產生疑問時,你可以再來閱讀說明書,但無論如何都已經無法改變你曾做過的事情。
※註:現今的微波爐會自動斷電,不必擔憂。

前言

        人生說明書的目的就是說明什麼是人生。
        此文重點在於人生價值的公式化與解讀。若對於公式感到代數上的複雜,可以參考公式精簡後的版本或注釋3上色後的版本。閱讀討論部分或許會有助理解,若有任何疑問我十分樂意討論。
        文內有簡易的數學計算、稍嫌複雜的代數與文字說明,希望有興趣的人可以仔細思考公式所衍生的含意。
        由於數學式只能以截圖方式上傳,可能造成不便,歡迎下載PDF檔:人生說明書v2 發佈版(8.2MB)。

人生簡介

        這是一個殘酷的真實遊戲,在這遊戲中,輸了不一定是死了;死了也不一定輸了。每個玩家控制亦代表一個人,每個人擁有需要自行摸索的能力、長處與缺陷。
        這個遊戲可能是個陣營遊戲,也可能是個單挑遊戲,屬於即時策略遊戲,亦不排除格鬥場景。考驗的是駕駛者的智力、反應力、控制能力、自制力、靈敏度、策略設計、計算能力、學習能力、社交能力、性能力等全方位任何你想的到的能力。

人生目標

        在遊戲的不同階段,每個人的目的也不同。大致上來說,玩家可以同時達成、訂立多個目標,而最基本的目標通常是安全存活。
        其他常見的目標如:安定生活、成家立業、生兒育女、家財萬貫、受人景仰等等。簡而言之,玩家可以自訂想要的目標,也能隨時改變。
※註:雖基本目標通常是存活,但仍可以放棄此目標。

勝利方式

        無法勝利。

初始配件

  • 人體(可能有所缺陷)。
  • 家庭(可能有所缺陷)及其附件如:家產、祖傳秘笈。

公平條件

        無。
        在人生中,每人所擁有的條件都不完全相同。唯一相同的就是每天都是二十四小時,然而遺憾的是,每人的壽命仍然是不同的。

評估方式

        在人生中,所有行動皆有其價值,有些是立即性的報酬,有些可能是持續性的投資。而所謂的行動,包含所有耗時行動(如動作、思考等)。只要是耗時行動,在人生中就是可評估、有其價值的(可為負)。

期望值決策模型

        人在面臨選擇時大多依賴期望值作出選擇,而期望值則由作出選擇後可能發生的結果的代價乘上發生此結果之機率。

        E(X):X行為之期望值。
        vi(O):產生i結果的價值。
        pi(O):產生i結果之機率。
※註1:行為期望值與行為價值的不同之處為行為期望值只適用於行動前的評估,而行動後只需使用行為價值做計算。因此可能行為期望值極高,結果行為價值極低。
※註2:有許多情況看似人會無法完全應用計算行為期望值做出選擇,但通常做出的選擇仍然會符合期望值模型(儘管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計算),這些狀況會在之後做討論。有某些情況會做出不符合期望值模型的選擇,這也會在之後做討論。

評價方式

人生評價公式


        v(S: S):S的人生價值(S對S的評價)。
        T:S的壽命長度。
        v(S: S, t):S在t時對S的評價。
        w(t):t時的權重。
        v(S, x1, x2, …, xn: S, t):在t時,S認為x1認為x2認為…認為xn對S的評價。
        w(S, x1, x2, …, xn: S, t):在t時,S認為x1認為x2認為…認為xn對S的權重。
        N:所有評價者。

公式推導

        很多人都曾對計算自己的價值感到困惑,到底誰能決定自己的價值呢?就算有一個至高無上的上帝在評價世人,我們又如何能得知他對自己的評價?
        事實上價值判斷只存在人們心中,因此每個人所認為的價值會有差異,換句話說,沒有評價者時價值就不存在,因此我們所說的價值都是「某人所認為的價值」,某人不必須為評價者或受評價者。而若我們現在要判斷受評價者S的價值,這個價值對於我們每個人來講都是不同的,且我們無法達到共識,除非改變標準,因此這是沒有意義的。但我們仍然想衡量自身的價值,這時我們想計算的是「自己所認為的價值」,而這是可以計算的。
        為了方便理解,先以事件為單位計算事件價值。對於某事件,S評價S的價值,表示為v(S: S),冒號可意為「對」,用以區隔評價者與受評價者(分別對應到冒號前與後)。
        而S的評價會受到他人的影響(S會在意他人對他的評價),並且對他人的在意程度成為權重以加權平均方式計算,權重表示為w,S對第i人的重要性權重表示為w(S: Si)。但因S無法得知他人對於他的真實評價[1],因此他人的評價實際上為S認為他人的評價,也就是「S認為第i人對S的評價」,以v(S, Si: S)表示,逗號意為「認為」(第i人以Si表示)。因此S評價S的價值應為:「S認為第1人對S的評價」乘以「S對第1人的權重」加上「S認為第2人對S的評價」乘以「S對第2人的權重」…以此類推,最後再除以權重的加總,以代數表示為

化簡後為

※註1:其中i=0時S0=S。特別的是此時v(S, S: S)意為「S認為S對S的評價」,不等於「S對S的評價」。因為「我認為我對自己的評價」不等於「我對自己的實際評價」,「我認為我對自己的評價」是「我認為的」,因為經過一層認知處理,儘管可能接近但不應混為一談。其他逗號前後Si相同的情況亦是如此,不可隨意省略。如v(S: S)≠v(S, S: S)≠v(S, S, S: S) …。
※註2:而N可以大略理解為所有人,詳細待稍後說明。

        然而,「S認為S1對他的評價」並無法直接得知,同上情況,此數值的由來並不單純由S或S1決定,因此需要「S認為S1認為Si對S的評價」。舉例來說,「S1對我的評價」會受到「S1認為S2對我的評價」影響,因此「我認為S1對我的評價」會受到「我認為S1認為S2對我的評價」影響。以下有一個更實際的例子可以說明:假設我現在有一個仇敵,則「好友對我的評價」其實已經受到「好友認為仇敵對我的評價」的影響,但「我認為好友對我的評價」受到的不是「好友認為仇敵對我的評價」的影響,而必須在加上一層「我認為」。因為可能好友認為仇敵對我的評價是正的,但我卻以為好友認為仇敵對我的評價是負的,兩者不同。
        因此,公式內的任一v(S, Si: S)都必須再經過一層「我認為」的認知處理[2]。以S認為S2對S的評價為例(v(S, S2: S),上式的第二項):此值的計算實際為「S認為S2認為S3對S的評價」乘以「S認為S2對S3的權重」加上「S認為S2認為S4對S的評價」乘以「S認為S2對S4的權重」…以此類推,最後再除以權重的加總,以代數表示為

化簡後為

        同理,上式的v(S, S2, S3: S),亦必須再加上一層「我認為」的認知處理,類推。故定義一新函數f表示此類推關係[3]:

        然而當需要計算人生價值時,若以事件為單位區分會變得複雜且不準確(因為事件間可能重疊、無事件時無法計算價值)。因此實際的區分單位應為時間。
        現假設S壽命長度T,t=0表示S出生,t=T表示S死亡。在S死亡後的評價亦必須計算在內,因為死後他人的評價仍會受到重視(某些人希望名留青史,而有些人卻完全不在意死後的名聲),故t可以從0至無限大。現將T分割為m段,每段長T/m,第j段為t=jT/m。因此t從0, T/m, 2T/m, …, jT/m, …, (m-1)T/m, T, (m+1)T/m, …, 至無限大。而每段時間皆有一個評價值v,故將變數t放入v函數中最後部分:v(S: S, t)表示t時S對S的評價;v(S, x1, x2, …, xn: S)變為v(S, x1, x2, …, xn: S, t),表示在t時,S認為x1認為x2認為…認為xn對S的評價。
        但每人對不同時段的重視程度亦有差別,例如某些人特別重視年輕生活,有些人特別在意退休後的生活,因此每段t亦有其權重w,以w(t)表示[4]。則人生價值即為v(S: S, t)與權重w(t)之加權平均,以v(S: S)示之,公式表示為

公式精簡

        依據此公式,計算是永無止盡的,但現實情況可以透過省略與估算得出明確的計算結果。我們通常:

  1. 超過兩層以上的認知處理,採自動化思考或忽略不計。
  2. 將所有重要他人以外的人之評價整合估算為一個值或忽略。(或直接以所有他人為一般標準估算重要他人之評價)
  3. 對他人分組後計算。(通常評價高者我們會一併給予較高的權重)
  4. 時間只概略切成幾段。(包括死後)

        經過1、2(忽略重要他人以外的人)、3(將所有重要他人分為3組)、4(時間切成3段)的精簡後,公式會變成較易計算的形式

舉例說明

        S將人生分成三段計算:青年、壯年、老年,其中他特別在意壯年時期在他整體人生中的重要性,其次是老年,因此他的時間權重分別1,1.5,1.2。而在這三段時期內,他本人對於他的評價分別是100,150,80,他本人對他的權重為1。他的伴侶對他的評價分別是120,130,80,伴侶對他的權重為1.2。他的家人對他的評價分別是100,200,80,家人對他的權重為0.9,忽略剩餘的其他人,假設他的壽命為99歲並忽略死後評價。
        表格整理如下:


m=3
青年(t=33)
壯年(t=66)
老年(t=99)
N=3
權重 
w(33)=1
w(66)=1.5
w(99)=1.2
本人
w(S: S)=1
100
150
80
伴侶
w(S: S1)=1.2
120
130
80
家人
w(S: S2)=0.9
100
200
80
        人生價值計算:

        故假如此人的評分標準足夠客觀,且以所有人為平均值為100,則此人人生價值高於100,我們通常便說此人擁有成功的人生。
        在此例計算中,S完全忽略超過兩層以上的認知處理、忽略所有重要他人(本人、伴侶、家人)以外之評價,且將家人分組為一單位計算、只切割人生為三段,忽略死後評價。
※註:我們通常定義成功的人生人生價值高於平均值。然而這樣的觀點仍因人而異,因此這是個無法勝利的遊戲。有可能所有人都認為他是個失敗的人生,只有他自己評價為成功,但事實無法論定。

公式討論

        從公式中可以發現許多他人已經發現的事實。例如每個人都有權力選擇自己的人生目標,但必須對自己負責:自己的人生目標就是自己加權特別高的部份,例如某人的目標是成為首富,這意味著他在評價自己的價值時認為他自己會因為他是首富而提昇價值,或認為他人在評價他時也會因此提昇價值。
        每個人在意不同的人生階段,不要讓未來的自己後悔:若我們現在給予老年時的自己極高的權重,追求退休生活的滿足而忽略了現在的快樂,則當我們老後,若權重不變則沒有問題,但若改變便會感到後悔。
        貫徹目標,始終如一:若權重在中途改變,不但意味著之前的行動可能皆是白費,還可能出現反效果。例如若某人目標原為成為首富,而不顧成家立業,可能在改變目標後已來不及。
        人生價值的衡量,看似是由大家決定,但因為我們無法了解他人的實際評價,所以實際還是「我認為」的評價,這解釋了為何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可以過的很好,他們的生活可能沒有較好的品質,但通常自我滿足。
        自己越在意的人表示給他的權重愈高,而我們常做的也時常時增加自己在意的人對自己的評價。然而我們可以改變的不只是評價,還有權重,人常會在無意間給予給自己較高評價者較高的權重,這只是為了提高自身價值而已。
        雖以上皆只討論人的評價,但事實上我們可能會假想一個評價者來評價自己,目的可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要或得到平衡。例如有許多人會因為寵物對自己的喜愛而提昇自我價值,受他人的寵物所排斥時也可能會有微小的不適感。更常見的是,有許多人會訂定一個至高無上的評價者:「神」,或無論什麼名稱。他們通常會假想此評價者是完全客觀公正的,並以行為符合此評價者之喜好為宗旨,然而此評價者的評價是無法得知的(不論此評價者是否存在),這些評價仍然是「我認為」祂對我的評價。因此公式內的N不一定是所有人類,而是所有評價者。

其他

第二版本修訂

        第一版時未發現多層認知處理的部份,雖不影響整體概念,但卻無意間省了很多麻煩。主要在新增此部份的公式推導,並作其他細微的修改,標題上的改動是避免過度強調「人生是個遊戲」而產生玩世不恭的不良觀感。
※註:人生不會改版,但說明書可以,請勿產生疑慮。

期望值模型的補充說明

        有些人會對期望值決策模型感到疑惑,在常見的期望值決策模型中除了少提及期望值所需計算的完整項目外,並沒有提到目標加權的概念,因此在此補充。
        人的決策通常採自動化思考,但仍符合期望值計算,前提是期望值計算進的面向必須足夠廣。例如牽涉到道德議題時,我們認知上的計算常會忽略違反道德所受到的輿論,但自動化思考不會忽略,因此這常是我們不違反道德的原因之一。
        同樣道理,自動化思考在衡量行動所得結果時,並不只考慮結果的單一面向。但在認知處理中,若我們忽略了其他面向計算期望值便會產生為何要做出此選擇困惑。而這些其他面向便是包含了未來收益的加權、與人生價值的達成。
        舉例來說,大學蹺課有時是明智的選擇,我們可以將相同的上課時間分配到更有效率的讀書自習上。但若我們單純以此為判斷該不該蹺課的標準,很容易得到所有課都該蹺課的結論(對某些自習較有效率的人來說),但我們通常不會這麼做,這便是因為忽略了其他面向。我們的自動化思考認為到課堂上上課會得到其他自習無法得到的收益,例如教授的人生經驗、與同學們的人際互動,同時兼得可以自習而得的知識。在這種條件下,若我們計算期望值會發現,相同的時間很難有更好的選擇同時得到這三個收益的最大化,因此到課堂上課確實是明智的選擇。
        但假如一個人的人生目標單純是為了追求知識的最大化,換句話說,他對於獲得知識的價值的權重特別高,而人際關係等價值則看的比較低,則他所該做的可能就是蹺課去自習(正如期末考前為何我們有時選擇蹺課)。但若我們目標不明確、不了解自己加權較高的項目,便可能一味的從眾,而做出期望值較低、不明智的決策。(這十分常見)
        例如一個目標其實是追求知識最大化的人,他因為不清楚自己的加權在這個部分,而跟隨大家的選擇參與社交活動、上課(追求目標兼得之下的最大化),這便是不明智的。我們可以發現或許自己身邊就有這種人,也有知道自己的加權項目而選擇較少出席社交活動者。若某人的目標明確且面向單一,便可能顯得易於常人,但這通常對於他們會是正確的決策。

人生價值與生命價值

        本文所討論的是人生價值而非生命價值,避免混淆引發爭議故在此說明。
        生命價值通常意指生命的神聖性,其「生命」通常泛指所有生物而非專只人,「人生」則只專指人的生命。生命價值的討論屬於哲學與宗教的問題,某些人支持生命的神聖性,而某些人認為生命的價值是可衡量的,這些皆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內。人生價值主要關注人的價值判斷與人的生命內的行為所產生的影響,不討論人生的產生與延續及其本質。

註釋

[1]就算親自詢問,也只能讓估算更精準,換句話說,修正的仍是S認為他人對S的評價。且詢問並無法得到相同標準的量化數字。
[2]在我們的腦中不一定會真的做處理,但因為會受到影響,故必須在公式內呈現。
[3]完整公式以顏色區分後的版本:
[4]為何此時不需計算對他人的權重:因為他人的權重已包含在不同時段內的v的計算,得到任一時刻t的價值後才進行對於時間的加權平均計算。

補充分享

[轉載] 分享台大普心林以正老師的一番話
同學啊,
你們這代會享有比我們更多的快樂,以及更多的痛苦,
你們的內心是很雜亂且無序的,你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沈澱,
實現你們心中理想的自我。
體驗人生沒什麼不好,可是,可是,你們要小心啊
不要最後被各種外界的體驗,把你們的內心扯的分崩離析。
不要把你的迷惘或解脫,寄託在一個你夢想的很大的快樂體驗上,
不要以為你達到了什麼,或做了什麼,你的人生就可以就此解脫,
人生的快樂是一陣一陣的小快樂所堆疊起來的。
大喜之後,必然接著大悲。
然後,你會再去追求更大的刺激或體驗,
就這樣,你也漸漸迷失了自我。

影片:Instruction Manual for Life(8:00)
人生價值的計算公式
此文的結論為心態(attitude)是使人生圓滿的方法,僅供參考。
        如果令A、B、C、D……X、Y、Z这26个英文字母,分别等于百分之1、2、3、4……24、25、26这26个数值,那么我们就能得出如下有趣的结论:
        努力工作:H+A+R+D+W+O+R+K=8+1+18+4+23+15+18+11=98%
        知识:K+N+O+W+L+E+D+G+E=11+14+15+23+12+5+4+7+5=96%
        爱情:L+O+V+E=12+5+22+5=54%
        好运:L+U+C+K=12+21+3+11=47%
        这些我们通常非常看重的东西都不是最完满的,虽然它们非常重要。那么,究竟什么能使得生活变得圆满?
        是金钱吗? M+O+N+E+Y=13+15+14+5+25=72%
        是领导力吗?L+E+A+D+E+R+S+H+I+P=12+5+1+4+5+18+19+9+16=89%
        是性吗? S+E+X=19+24+5=48%
        那么,什么能使生活变成100%得圆满呢?
        心态!A+T+T+I+T+U+D+E=1+20+20+9+20+21+4+5=100%
        正是我们对待工作、生活得态度能够使我们的生活达到100%的圆满。

—20140423
        於網路上看到的公式:

        此公式意涵人生是從出生到死亡每瞬間之快樂程度之加總。而在此文中的公式可視為修正了結算點:不只到死亡為止、及物理世界的計算:不只包含快樂,還包含了外在評價,再加入了認知處理:以為他人所認為的評價。

後記

        討論部分個人不甚滿意,應該會持續補充,希望大家可以自行由公式中領會,也歡迎提出一些名言佳句呼應公式。
        本來是希望公式可以以一個漂亮的積分呈現,但發現只有概念類似,計算過程不太一樣,有些可惜,但不排除有其他的呈現方式。
        個人認為如果此公式可以解釋任何人的人生觀,那這便是足以成為標準的,而缺點大概只有稍嫌複雜吧,目前還沒有發現無法解釋的例外,也歡迎提出討論。
        主要遇到的困難有代數上的問題,尋找易懂的函數表示方式花了一段時間嘗試。而多層認知處理在同一人身上的情況會變得很難理解,第一版至今的大部分時間主要花在這邊。筆記用了15張A4,也算是構想遠容易於理解的主題吧。
        世界人口資料來自Worldmeters
        感謝 小甜甜的參與討論,激發出積分的概念。
        導讀的微波爐一例引用自:090512 人生使用說明書 Life User’s Manual